<rp id="wxcq7"><acronym id="wxcq7"></acronym></rp><rp id="wxcq7"><acronym id="wxcq7"></acronym></rp>
      <li id="wxcq7"><acronym id="wxcq7"></acronym></li>
      <dd id="wxcq7"></dd>
    1. <dd id="wxcq7"></dd>
      <tbody id="wxcq7"></tbody>

    2. <tbody id="wxcq7"><noscript id="wxcq7"></noscript></tbody>

     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, 登录  注册    我要投稿   我要出书  
      用户
       找回密码
       立即注册
      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

      鬼(续)

      2019-9-9 19:25| 作者: 杨党生| 审核: 香港水云天|查看: 1168| 评论: 1

      这说明,案犯只熟悉我们村5、6、7社和贵州山窝村6、7社的情况,而且,对我们村5、6、7社的情况比对贵州山窝6、7社的情况更熟悉。

      周学思又对刘为民说:“这个村每次耕牛被盗,我们都派了人到附近的耕牛市场去蹲守,但是,我们一次也没有发现谁在那儿贩卖我们村被盗的耕牛,说明盗耕牛的人有固定的和秘密的销赃渠道?!?/span>

      离开5队前,刘为民叮嘱周才宇和周学思:“今天我们议论的事希望二位老领导保密,对谁都不要说,对老婆都不要说?!?/span>

      深夜,天空铅云翻滚,一场暴雨即将来临
         
      在太公村7社的一幢小楼里,周才学和他妻子王德娟睡在二楼一间屋里的席梦思床上。暴雨到来之前空气特别闷热,王德娟是个胖子,特别怕热,所以,他们睡觉没有关门。

      房顶上传来了一阵猫叫声。周才学醒了,他看了看窗外,对王德娟说,“把门关了吧,开着门睡不安全?!蓖醯戮赅竭孀潘担骸澳亩话踩?,楼下入户的铁门是关着的,楼下还套着我们的狗呢?!敝懿叛а沟土松舳运担骸拔颐窍酉路抛?span lang="EN-US">10万块钱呢,万一有熟人趁我们睡熟了翻墙进来偸我们,我们半年的辛苦就打水漂了,我们的狗看见熟人是不得叫的哟?!?span lang="EN-US">

      原来,今天下午,两个猪贩子到周才学家购买了100头肥猪,付给了他10万块钱,他还没来得及上街去把这钱存入银行。

      听到周才学说怕熟人翻墙进屋偷钱,王德娟闭着眼睛懒洋洋地说:“你去关嘛?!敝懿叛铝舜怖吹矫疟?,他扶着房间的木门正要关闭,突然感到头上挨了重重的一击,他眼前一黑,叫都没有叫一声就咚地一声倒在了地上。

      这咚的一声响把王德娟惊得猛地睁开了眼睛,她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,3个用黑丝袜蒙着头面,还戴着黑手套的人已经扑到了她的床前,把她的头和手死死地按住了。

      “把钱拿出来!”一个凶狠的声音说。这声音听起来像公鸭发出的声音,很明显,这人说话时口中含了东西。

      “我没得钱?!蓖醯戮瓴蹲呕卮?。

      一把尖刀抵在了王德娟的颈子上:“今天下午才卖了猪,还说没得钱,你想死呀!”

      王德娟感到自己的颈子在流血,但是,王德娟从来就是一个把钱看得比命重要的人,有一次,她赶场回家途径大岚垭,两个小伙子拿着刀向她要钱,她坚决不给,并且用手中的雨伞与那两个小伙子对打,为此,她的手臂还挨了一刀,幸好又来了几个过路的人,那两个小伙子才跑了。其实,那次她身上才100多块钱。今晚,这席子下压着的可是10万块钱哪!是他们两口子半年的辛劳和心血,她怎么可能就这样给了人。她不顾颈子的剧痛,仍然咬着牙关说:“真的没得钱,猪贩子还没给钱?!彼盗苏饩浠耙院缶吞桓龉忌ぷ铀担骸鞍阉目阕油蚜?,我们轮流搞她,看她好久说?!蹦侨鋈司退撼镀鹜醯戮甑哪诳憷?。王德娟马上哀求:“我说,我说,求你们放开,放开手!”一个公鸭嗓子厉声问:“在哪里!”同时一把扯下了王德娟的内裤,王德娟慌忙说:“就在席子下?!闭?span lang="EN-US">3人中的一个人翻开席子,看见了厚厚的一叠钱,他把这钱放进自己的裤兜,对另两个人说了声:“走?!闭?span lang="EN-US">3人就丢开王德娟向门外走,王德娟立刻跳了起来,一边高喊着“逮强盗??!”一边向走在最后那个人扑去,这个人迅速转身,听见扑哧一声,一把杀猪刀捅进了王德娟的肚子。他快速收回刀来,像只猴子一样敏捷地抓住二楼的栏杆翻了下去,为了看得清楼下的地面,他在翻下楼之前把罩在头上的丝袜捞了起来,露出了脸。

      这时天空咔嚓一声,一个惊雷炸起,大雨立刻如天河倒悬,把整个太公山淹没在一片哗哗声中

      雷雨过后的空气格外清新,路边的花草也绽绿吐翠。刘为民坐在桑塔纳轿车上向蜀南县走,他的心情却没有天气那么好。今天,他在市公安局召开的表彰会上被评为了优秀分县局长,市局王局长在会上表扬他:“刘为民同志到蜀南县工作才一年,蜀南县的刑事、案件发生率就降到了全市最低水平,命案百分之百破获,同时还破获了一大批历史积案?!蓖蹙殖さ幕叭盟牧澈炝耍骸?span lang="EN-US">19668月抢劫红卫兵抄家物品案不破获,姜公山系列盗劫耕牛案不破获,我哪有资格称优秀分县局长!”回蜀南县的路上,他一直自言自语地念叨着这句话。秘书小郭安慰他:“局长,何必这么自责,我们局破积案率比别的局高得多,你当得起优秀公安分县局长这个称号?!绷跷癫桓咝说仡┝怂谎?,严肃地说:“人人都找理由来自我安慰,我们完全可以不上班了,每天到公园练太极拳去?!毕挛?span lang="EN-US">3时,他的车开进了蜀南县分局。

      他刚下车,强得划就把他拦住了:“局长,大案,姜公山发生了一件大案?!鼻康没茏偶钡囟粤跷袼?。

      刘为民立刻注视着强得划:“什么案件?”

      强得划回答:“抢劫杀人案,今日凌晨,姜公山太公村7社一个叫周才学的农民在家里被人打昏,他老婆王德娟被人杀成重伤,家中昨天下午卖了猪的10万元现金被人抢走,我们出现场时发现他家的狗也被人用毒鼠强毒死?!?span lang="EN-US">

      刘为民站在这个局的坝子中低着头自言自语地念叨起来:“昨天下午才卖了猪的10万块钱。昨天下午才卖了猪的10万块钱?!焙鋈?,他抬起头来对强得划说:“案犯一定是周才学家附近的人?!比缓笏淖徘康没募缤匪担骸白?,去我的办公室说?!?span lang="EN-US">

      进了刘为民的办公室,刘为民坐下来就问强得划:“有嫌疑人没有?”强得划说:“有一个嫌疑人,这个嫌疑人叫周才全。我们已经把他传唤到了局里,但是,他否认他抢劫了周才学?!?span lang="EN-US">

      刘为民想:“周才全不是周才伟的弟弟吗?”他就问强得划:“把周才全作为嫌疑人的依据是什么?”强得划回答:“是根据一个叫党全友的人说的情况。党全友的家就在周才学家旁边。两家相距约10公尺。这个人一直就患有肾功能不全症,今日凌晨1时许,他起床小解,听到周才学的妻子在喊逮强盗,他急忙拿起电筒从他家窗口向周才学家照射,刚好看见一个人从周才学家的二楼翻下去,党全友说,这个人很像周才全?!薄昂芟??”刘为民问强得划:“他有几成把握?”强得划回答:“他说他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?!薄拔颐窍衷谧隽诵┦裁垂ぷ??”刘为民问。强得划回答:“找到了那把杀人的刀,就在周才学家旁边的水田里。我们在刀上提取到了血迹,是王德娟的。但是,刀上没有指纹。我们还带了警犬去追踪,但是,由于昨晚雨很大,嗅源都给雨水冲掉了?!?span lang="EN-US">

      刘为民继续问:“党全友目前在哪里?”强得划回答说:“在姜公山派出所里。我们准备对他作一次辨认试验?!?span lang="EN-US">

      刘为民一巴掌拍在桌子上:“这个案子今晚就能破!而且,1966年姜公山大岚垭抢劫红卫兵抄家物品案也能破!”

      强得划吃惊地看着刘为民:“局长,你这么有把握?”

      刘为民笑着哼了一声,对他说:“你今晚跟着我去捉鬼好了,把那个党全友留晚点,留到晚上9点才让他走,耽误了他的时间我们给他补偿?!?/span>

      当夜晚上,天空格外晴朗,月亮在天上吐着清辉,姜公山上,连常年多雾的大岚垭也洒满了银白色的月光。

      党全友披着月光来到了大岚垭,他的心情特别好,虽然为了协助公安局破案,他在派出所耽误了一天加小半夜时间,但是,公安局给他的补偿超过了他3天的劳动报酬。办案民警还对他说,要是这个案件能破获,要给他重奖。他想:“公安局可是出手很大方的单位,他们说要重奖我,少于一万块钱怎么叫重奖?”想到这儿,他唱起了“你就像那一把火,熊熊火焰温暖了我……”就在这时,他身边的山林中传来几声“咩咩咩”的叫声,他觉得奇怪,这片林子里还有羊呀?就钻进山林向前面看去,看见距他约40米的地方趴着一个白色的东西,“野羊!”他高兴起来:“抓回去炖汤可以换一下口味了,每天吃腊肉都吃厌了?!毕氲秸舛?,他在地上捡了块石头蹑手蹑脚地向那白东西走去,走了大约20步,他感觉自己的头撞着了一个东西,定睛一看,这东西是人的两只脚,他亮起电筒顺着这两只脚向上看,看见一个穿着白袍的人被一根绳子系着颈子吊在树上,忽然,他惊叫了一声:“周才平!”撒腿就向林子外面跑,边跑边喊:“有鬼呀!有鬼呀!”这时,这片林子里到处亮起了手电筒,无数警察从四面向那吊颈鬼冲去。他也被两个人拦住了。定睛一看,拦着他的人是周才宇和周学思。此时他还处于极度惊恐中,他一边用手去挡周才宇和周学思,一边哆嗦着说:“不、不要过来,饶,绕命?!敝懿庞钚α似鹄?,他一把抓住党全友的手对他喊道:“你吓傻了呀!怕啥,公安正在捉鬼,你配合得很好,值得重奖!”

      吊在树上的周才平见大群拿着电筒的人向他冲来,顿时吓得大小便失禁,他跳下树就向林子深处跑,跑了两步,见林子深处向他冲来的人更多,就又转过身向回跑,才跑了一步就踩着了自己裤管里掉出来的屎,马上就滑倒在地,被几个几个警察扑了上去把他铐了起来。

      在另一边,穿着白衣的周才伟手里拿着杀猪刀,以挡我者死的气势向林子深处冲。他冲了几步就被一个中等个子警察挡住了去路,定睛一看,这个警察正是刘为民。他立刻明白了,今晚这场埋伏是刘为民设的计,他气得歇斯底里地大叫一声:“老子跟你拼了!”挥刀直向刘为民的胸口捅来,刘为民一挥左臂,一掌砍在他拿刀的手腕上,听到刷地一声,他手中的杀猪刀飞落到树丛中,与此同时,刘为民的右拳已经闪电般地打在了他的下巴上,这是刘为民16年前就想打的一拳、这是他为那两个大个子红卫兵打的一拳、这是他为周才学夫妻打的一拳、这是他为历年来被周才伟坑害的乡亲们打的一拳,这一拳是那么的有力,听到“嘭”的一声,周才伟的身子猛地向后一仰。重重地倒在了地上,几个警察冲上去把他铐了起来。

      抓住了周才伟和周才平以后,民警们立刻对周才伟,周才平,周才全的家开展了搜查,令民警们着急的是,搜查进行了一个小时了,除了从周才全家中搜出了一件白袍,一个用红布做成的长舌头和一副假长发外,民警们没有从这三人家中搜出周才学夫妻被抢的物品。强得划焦急起来,他对刘为民说:“局长,看来这几个人很狡猾,不知把抢来的东西藏到哪儿了,干脆,我们分成两队,一队继续在这儿搜,一队把周才伟和周才平带到姜公山派出所去突审,叫他们自己交代?!闭饩浠叭昧跷裣肫鹆艘患?,当年他曾看见过周才伟家的猪粪池旁边放着一个长把网兜,他把网兜放在粪池旁干啥呢?想到这儿,他顺手在周才伟家拿了个长把网兜,叫了声:“跟我来?!贝偶父鋈死吹街懿盼凹椅莺蟮闹矸喑乇?,他把长把网兜递给一个民警,指着粪池说:“给我撈?!闭飧龇喑乜聿还矫?。深不过60公分,那个民警才捞了两下就叫了起来:“有东西?!彼孀耪庖簧?,他用网兜捞起来一个塑料袋,几个民警打开塑料袋一看,里面装着10万元现金。这显然是周才学夫妻被抢的钱,粪池边的民警都欢呼起来。强得划也很振奋,他对那个民警说:“再捞?!蹦歉雒窬米磐涤掷塘肆较?,又捞起来一个塑料袋,民警们打开这个塑料袋,看见袋子里装着一个砚台,强得划亮起电筒看了一下,见这个砚台的底部刻着“万历二十八年”几个字。他喜出望外,激动地对着刘为民叫了起来:“这就是1966年红卫兵的抄家物品呀!”刘为民也很激动,但是他善于控制感情,面对强得划的激动样,他只矜持地笑了笑说:“我就知道,1966年抢劫红卫兵抄家物品案也能一起破?!?span lang="EN-US">

      得知局长和队长从周才伟家的粪池里搜出了重要物证,搜查周才平和周才全家的民警们也都用网兜捞起这两家的粪池来,很快就从周才平家的粪池里捞出了3双刻着仙鹤图案的银筷子,从周才全家的粪池里捞出了5双刻着仙鹤图案的银筷子。更让刘为民心跳的是,民警们还从周才全家的粪池里捞出了一个笔记本,这个笔记本上记载着两个牛贩子的姓名和联系方式。他马上对强得划下令:“派几个人去找这两个牛贩子,务必在明天上午找到他们,把他们与周才全的关系查清楚?!?span lang="EN-US">

      抓获了危害一方多年的犯罪团伙,刘为民的精神异??悍?,虽然一整夜没有合眼,到了第二天上午,他还没有一点睡意?;氐骄掷?,他立即主持了对周才伟团伙的审讯工作。不知是被刘为民那一拳头打服了还是慑于证据确凿,昨晚还很凶恶的周才伟这时完全软了下来,刘为民刚刚在他的对面坐下,他就竹筒倒豆子似的交代起自己的罪行来,包括策划并带领周才平、周才全入室抢劫周才学夫妻案,策划并带领周才全、周才平抢劫红卫兵抄家物品案,与周才平、周才全一起干的系列盗窃耕牛案,策划并带领周才全、周才平抢劫贵州山窝村一家商店的案件,弄得记录员跟不上他的节奏,直叫他说慢点,一件事一件事地说清楚。当审讯员问他抢的钱为啥要由他一人保管,他回答说还没有来得及分,因为他们逃离周才学家的时候党全友在射电筒,并且也在喊抓贼。审讯员问他抢劫红卫兵的时候为啥要装鬼,他回答:“红卫兵人多,我们人少,我们怕打不过他们,只好装鬼来先搞乱他们的神经,再搞他们的黄金?!被顾邓乔篮煳辣翘焓褂玫氖遣税撞嫉哪景?。审讯员问他装神弄鬼的白袍和假发是从哪儿弄来的,他回答是他父亲留下来的,他父亲年轻时唱过川剧。问他从红卫兵那儿抢来的黄金和玉镯去了哪儿,他回答说早卖了。又说银筷子和端砚没有卖的原因是没有人识货,所有的买主都说这银筷子是不锈钢,还说他们不写毛笔字,买墨盘去没有用。

      审讯进行到这里,刘为民觉得对周才伟已经没啥好问的了。这时候的他,就像一个打胜了一场大仗的将军,高度绷紧的神经松弛了下来,他感到疲倦了,便吩咐审讯人员安排周才伟休息一下,他自己也扭转了身子向审讯室外走。就在这时,周才伟叫住他说:“刘局长,我还有一件案子要说?!绷跷翊笙玻骸八褂形颐敲挥姓莆盏姆缸镅?!”他马上转过身来表扬周才伟:“很好,你的态度很端正,这是你的从轻情节?!比缓笪手懿盼埃骸笆鞘裁窗缸??”周才伟回答:“19769月的那天晚上,我与周才平、周才全确实是要偸保管室里的公粮的,没料到被你发现了,不仅没偷成,周才平还被抓到公社去关起了。为了救出周才平,我邀约了周才全装鬼,目的是让人们误认为你有精神病,有幻视症。结果这一招很灵,周才平第二天就放回来了?!彼档秸舛?,他歉疚地看着刘为民说:“是我害得你没娶成周才芬,对不起,我真诚地向你道歉?!绷跷窆笮ζ鹄?。

      周才全和周才平比周才伟顽固一些,他们到这天下午才开口交代问题。但交代得也很彻底。周才全除了把他和周才伟一起干的那些事交代完了外,还交代出了19748月,他与周才平一起在大岚垭装鬼,轮奸周才明的新婚妻子的事。经审讯周才平,周才全交代的这个事得到了证实。由于周才明夫妻当时没有报案,公安局没有提取刑事物证,他们犯的这桩罪不具备起诉的条件。但是,刘为民还是指示办案人员把周才全的交代记录在案,作为周才全的自首情节交给检察院和法院,作为起诉和量刑时的参考。

      10天后,太公村数百村民敲锣打鼓地来到了蜀南县公安局,在锣鼓声中,村民代表周学思把一面锦旗献到刘为民的手中,当刘为民把这面锦旗递到秘书小郭手上时,小郭问刘为民:“局长,这下优秀分县局长的称号当之无愧了吧?”刘为民严肃地对小郭说:“我们县这个月的侵财案件发生率呈上升势头,而且,这些案件多发生在山区,你觉得我是优秀公安分县局长吗?”小郭轻松地笑着说:“山区的侵财案嘛,影响不大?!毙」饩浠叭昧跷窈苌?,他知道,这个小郭是郭副市长的儿子,一直生活在大城市,他到蜀南县工作不过是来镀下金,就铁青着脸对他说:“我看你应该去山区体验一下了?!比缓笏泶笊蛱宓拇迕裥迹骸拔揖纸晌疑肀哒馕恍」浇降迸沙鏊彼?,专门负责治安防范工作,大家欢迎!”

      在一片掌声中,小郭目瞪口呆地看着刘为民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       

     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
      2

      刚表态过的朋友 (2 人)

      发表评论

      最新评论

      引用 一苇航之 2019-10-2 08:56
      我最喜欢看你的小说。有故事。

      查看全部评论(1)

      <rp id="wxcq7"><acronym id="wxcq7"></acronym></rp><rp id="wxcq7"><acronym id="wxcq7"></acronym></rp>
        <li id="wxcq7"><acronym id="wxcq7"></acronym></li>
        <dd id="wxcq7"></dd>
      1. <dd id="wxcq7"></dd>
        <tbody id="wxcq7"></tbody>

      2. <tbody id="wxcq7"><noscript id="wxcq7"></noscript></tbody>

        一分快三一分快三网址 莆田 | 湖州 | 义乌 | 怒江 | 伊春 | 任丘 | 巴彦淖尔市 | 遵义 | 大兴安岭 | 盐城 | 宿州 | 广安 | 台中 | 本溪 | 大丰 | 遵义 | 芜湖 | 大同 | 赣州 | 宿州 | 盐城 | 平潭 | 澄迈 | 大同 | 海丰 | 广西南宁 | 金华 | 保亭 | 荆门 | 信阳 | 五家渠 | 孝感 | 江门 | 台中 | 台中 | 四川成都 | 宜都 | 日喀则 | 鞍山 | 十堰 | 红河 | 六安 | 白银 | 白山 | 灌南 | 公主岭 | 扬中 | 徐州 | 汝州 | 乐清 | 大庆 | 吕梁 | 泰安 | 龙口 | 安庆 | 鄢陵 | 黔东南 | 邳州 | 东营 | 宝应县 | 阿拉尔 | 德阳 | 克拉玛依 | 滨州 | 正定 | 大兴安岭 | 运城 | 承德 | 云浮 | 四平 | 库尔勒 | 乌海 | 厦门 | 庆阳 | 深圳 | 襄阳 | 阿拉善盟 | 大庆 | 日照 | 文昌 | 曲靖 | 泰州 | 晋城 | 灌云 | 南京 | 平顶山 | 桐乡 | 连云港 | 梅州 | 海南海口 | 广州 | 新泰 | 新泰 | 义乌 | 日喀则 | 那曲 | 清徐 | 唐山 | 兴安盟 | 沛县 | 宝应县 | 乐山 | 佳木斯 | 铜陵 | 惠州 | 永州 | 桐城 | 吉安 | 果洛 | 日照 | 阿拉尔 | 文昌 | 攀枝花 | 邢台 | 大庆 | 甘孜 | 张掖 | 安康 | 铁岭 | 长垣 | 汉川 | 招远 | 邹平 | 大丰 | 燕郊 | 宁德 | 庄河 | 曲靖 | 保定 | 东方 | 日喀则 | 宜春 | 牡丹江 | 铜陵 | 荆州 | 漯河 | 广州 | 许昌 | 邯郸 | 灵宝 | 白银 | 河南郑州 | 贺州 | 五家渠 | 湘潭 | 三明 | 乌兰察布 | 咸阳 | 晋中 | 曲靖 | 宁国 | 包头 | 南充 | 宜春 | 石狮 | 和田 | 孝感 | 双鸭山 | 临汾 | 六盘水 | 十堰 | 兴安盟 | 焦作 | 乐平 | 芜湖 | 崇左 | 醴陵 | 塔城 | 唐山 | 四川成都 | 海南海口 | 东阳 | 西双版纳 | 日照 | 余姚 | 邢台 | 丹阳 | 海丰 | 梅州 | 正定 | 德宏 | 吴忠 | 锡林郭勒 | 九江 | 永新 | 贵港 | 绍兴 | 无锡 | 揭阳 | 荣成 | 项城 | 琼海 | 中卫 | 阿里 | 公主岭 | 保定 | 邯郸 | 温州 | 云南昆明 | 甘孜 | 绥化 | 济南 | 潜江 | 馆陶 | 通化 | 深圳 | 永新 | 苍南 | 宜都 | 济源 | 四平 | 柳州 | 黄南 | 海安 | 台州 | 新沂 | 长葛 | 启东 | 丽江 | 南平 | 黄石 | 海拉尔 | 兴安盟 | 滕州 | 朝阳 | 安康 | 简阳 | 蓬莱 | 乌兰察布 | 昌吉 | 鹤岗 | 东海 | 苍南 | 潍坊 | 湖南长沙 | 新泰 | 庆阳 | 库尔勒 | 山东青岛 | 绵阳 | 云浮 | 肥城 | 灌南 | 德州 | 临夏 | 徐州 | 正定 | 阿拉尔 | 福建福州 | 吐鲁番 | 伊春 | 上饶 | 大丰 | 嘉善 | 如东 | 万宁 | 海安 | 芜湖 | 淮南 | 台州 | 青海西宁 | 海拉尔 | 宜春 | 瑞安 | 汝州 | 惠东 | 乳山 | 铜川 | 海西 | 六安 | 河南郑州 | 宁波 | 惠州 | 白沙 | 孝感 | 嘉峪关 | 河池 | 百色 | 百色 | 万宁 | 玉环 | 和田 | 五指山 | 廊坊 | 包头 | 伊犁 | 招远 | 河源 | 泸州 | 天门 | 酒泉 | 德清 | 秦皇岛 | 改则 | 日土 | 义乌 | 聊城 | 台州 | 海西 | 山西太原 | 长治 | 贵港 | 宜昌 | 贵州贵阳 | 正定 | 钦州 | 启东 | 白城 | 台山 | 巢湖 | 慈溪 | 开封 | 菏泽 | 燕郊 | 霍邱 | 开封 | 双鸭山 | 台湾台湾 | 三明 | 攀枝花 | 衡阳 | 东海 | 日土 | 临汾 | 滨州 | 三明 | 唐山 | 邵阳 | 娄底 | 琼海 | 清远 | 阳春 | 保定 | 抚顺 | 锡林郭勒 | 黄山 | 神农架 | 临沧 | 潮州 | 桓台 | 章丘 | 宁波 | 乌兰察布 | 鹤岗 | 和县 | 贺州 | 瑞安 | 塔城 | 德宏 | 香港香港 | 澳门澳门 | 南安 | 白城 | 丽水 | 北海 | 随州 | 金华 | 忻州 | 凉山 | 阿拉尔 | 天水 | 固原 | 台山 | 舟山 | 博尔塔拉 | 白沙 | 日土 | 邯郸 | 绥化 | 百色 | 漯河 | 如皋 | 无锡 | 汕头 | 黑河 | 济南 | 枣庄 | 通辽 | 锦州 | 龙岩 | 西双版纳 | 湛江 | 枣庄 | 漯河 | 阳春 | 济南 | 垦利 | 泗阳 | 任丘 | 四平 | 晋江 | 江苏苏州 | 三河 | 汉中 | 涿州 | 资阳 | 河南郑州 | 仁寿 | 通辽 | 武夷山 | 临海 | 扬中 | 枣庄 | 曹县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上饶 | 神木 | 兴安盟 | 七台河 | 神农架 | 长葛 | 云南昆明 | 河池 | 天门 | 单县 | 葫芦岛 | 西藏拉萨 | 新泰 | 明港 | 和田 | 迁安市 | 佛山 | 迁安市 | 铜陵 | 鹤壁 | 宜春 | 库尔勒 | 泰安 | 吉林长春 | 梧州 | 湖北武汉 | 玉环 | 东营 | 广元 | 临汾 | 扬中 | 肇庆 | 临猗 | 张掖 | 龙岩 | 赣州 | 眉山 | 海东 | 通化 | 黄南 | 威海 | 崇左 | 桓台 | 营口 | 商丘 | 驻马店 | 宝应县 | 滨州 | 姜堰 | 湖北武汉 | 松原 | 泰安 | 顺德 | 姜堰 | 固原 | 五家渠 | 铜川 | 枣阳 | 神农架 | 通辽 | 韶关 | 伊春 | 营口 | 东莞 | 漯河 | 丹阳 | 阜新 | 海拉尔 | 梧州 | 安岳 | 大理 | 新沂 | 天水 | 陕西西安 | 库尔勒 | 鄂州 | 湘潭 | 兴安盟 | 高密 | 山东青岛 | 博尔塔拉 | 宜昌 | 海安 | 醴陵 | 铜陵 | 衡水 | 珠海 | 仁怀 | 宜春 | 张家界 | 宁夏银川 | 广州 | 儋州 | 铜仁 | 沛县 | 招远 | 平顶山 | 定西 | 清远 | 诸城 | 东海 | 肇庆 | 吕梁 | 蚌埠 | 惠州 | 滨州 | 抚州 | 保定 | 潍坊 | 盘锦 | 肇庆 | 乐平 | 常州 | 吉林 | 永州 | 昌吉 | 正定 | 台北 | 安吉 | 定州 | 商丘 | 海北 | 九江 | 济南 | 新乡 | 桂林 | 安岳 | 莒县 | 山南 | 库尔勒 | 偃师 | 贵港 | 山西太原 | 桓台 | 遂宁 | 盐城 | 黄石 | 姜堰 | 株洲 | 广元 | 朔州 | 乐平 | 朝阳 | 陇南 | 海丰 | 庄河 | 阿拉善盟 | 德州 | 平凉 | 驻马店 | 阿拉善盟 | 章丘 | 达州 | 秦皇岛 | 诸暨 | 临夏 | 巴彦淖尔市 | 台北 | 枣庄 | 兴安盟 | 三亚 | 金坛 | 阿克苏 | 云浮 | 临汾 | 肥城 | 咸阳 | 忻州 | 东方 | 玉环 | 禹州 | 防城港 | 广饶 | 朝阳 | 丽江 | 日照 | 十堰 | 灵宝 | 南充 | 寿光 | 正定 | 荆门 | 通辽 | 果洛 | 潜江 | 安庆 | 眉山 | 汕头 | 宣城 | 定安 | 晋中 | 陕西西安 | 黄冈 | 阜阳 | 保定 | 博罗 | 庄河 | 永新 | 贺州 | 淮安 | 长治 | 通辽 | 浙江杭州 | 兴化 | 云南昆明 | 和县 | 濮阳 | 日土 | 汉川 | 桂林 | 温岭 | 白沙 | 吐鲁番 | 承德 | 吉安 | 瓦房店 | 葫芦岛 | 南阳 | 兴安盟 | 清徐 | 滕州 | 青海西宁 | 宁国 | 东方 | 达州 | 抚顺 | 大庆 | 包头 | 宜宾 | 临汾 | 德宏 | 舟山 | 长治 | 吴忠 | 鹰潭 | 项城 | 库尔勒 | 贺州 | 宝应县 | 海南海口 | 秦皇岛 | 大连 | 大庆 | 白山 | 云南昆明 | 潜江 | 赣州 | 运城 | 衡阳 | 泰安 | 驻马店 | 海南海口 | 双鸭山 | 简阳 | 嘉兴 | 亳州 | 昌吉 | 黄冈 | 山南 | 泉州 | 吉林长春 | 毕节 | 泰州 | 定安 | 海拉尔 | 南阳 | 随州 | 聊城 | 毕节 | 阳春 | 乌海 | 象山 | 廊坊 | 辽宁沈阳 | 抚顺 | 宁波 | 大理 | 诸城 | 黄冈 | 桂林 | 迪庆 | 日土 | 上饶 | 福建福州 | 六盘水 | 天门 | 汉中 | 黄冈 | 毕节 | 孝感 | 来宾 | 雅安 | 海安 | 苍南 | 三沙 | 萍乡 | 衢州 | 张家界 | 山南 | 葫芦岛 | 乐平 | 兴化 | 梅州 | 海丰 | 绥化 | 高雄 | 伊犁 | 辽宁沈阳 | 宝鸡 | 绵阳 | 海门 | 惠州 | 垦利 | 龙口 | 漯河 | 抚顺 | 淮安 | 渭南 | 岳阳 | 潍坊 | 衡水 | 博尔塔拉 | 达州 | 柳州 | 河北石家庄 | 通辽 | 内江 | 黄南 | 图木舒克 | 益阳 | 齐齐哈尔 | 云浮 | 芜湖 | 大连 | 河池 | 云南昆明 | 宁国 | 天水 | 淮北 | 哈密 | 昭通 | 安吉 | 余姚 | 邹平 | 随州 | 高密 | 河南郑州 | 怒江 | 海拉尔 | 蓬莱 | 宜昌 | 邢台 | 广安 | 通化 | 南充 | 垦利 | 益阳 | 博罗 | 大连 | 萍乡 | 改则 | 章丘 | 林芝 | 怀化 | 眉山 | 天门 | 乌兰察布 | 德州 | 来宾 | 神农架 | 无锡 | 绵阳 | 滁州 | 佛山 | 景德镇 | 柳州 | 黄石 | 常德 | 红河 | 安庆 | 白山 | 娄底 | 武安 | 章丘 | 宜宾 | 台北 | 邢台 | 贺州 | 临夏 | 威海 | 通辽 | 金昌 | 嘉兴 | 海拉尔 | 永新 | 象山 | 南安 | 宁夏银川 | 绥化 | 咸阳 | 潍坊 | 长垣 | 南通 | 忻州 | 三河 | 甘孜 | 寿光 | 大理 | 毕节 | 寿光 | 珠海 | 滕州 | 忻州 | 晋中 | 开封 | 武威 | 延边 | 常德 | 中山 | 盘锦 | 三明 | 黔南 | 东海 | 绍兴 | 武威 | 呼伦贝尔 | 佳木斯 | 明港 | 临汾 | 鄢陵 | 衡水 | 平顶山 | 安吉 | 山东青岛 | 铜川 | 嘉兴 | 伊犁 | 图木舒克 | 茂名 | 伊犁 | 铁岭 | 海西 | 亳州 | 枣庄 | 晋中 | 绥化 | 肥城 | 舟山 | 台山 | 淄博 | 淮北 | 龙口 | 松原 | 沧州 | 济源 | 聊城 | 余姚 | 西藏拉萨 | 广饶 | 乳山 | 新疆乌鲁木齐 | 盐城 | 漯河 | 伊春 | 绥化 | 铜陵 | 临海 | 通辽 | 徐州 | 襄阳 | 阿拉善盟 | 东台 | 甘肃兰州 | 濮阳 | 济南 | 襄阳 | 果洛 | 启东 | 嘉兴 | 南充 | 百色 | 醴陵 | 安阳 | 垦利 | 如东 | 燕郊 | 瑞安 | 绍兴 | 通辽 | 盐城 | 如皋 | 镇江 | 绍兴 | 如皋 | 温州 | 广元 | 海丰 | 焦作 | 德清 | 长兴 | 宁德 | 姜堰 | 四平 | 燕郊 | 偃师 | 中山 | 枣庄 | 宿迁 | 保定 | 许昌 | 楚雄 | 湘西 | 铜陵 | 威海 | 广汉 | 金华 | 海丰 | 阿克苏 | 仁寿 | 东营 | 日喀则 | 海丰 | 锦州 | 廊坊 | 肥城 | 塔城 | 无锡 | 玉林 | 新泰 | 单县 | 扬中 | 龙口 | 黄冈 | 焦作 | 本溪 | 沛县 | 扬中 | 梅州 | 咸阳 | 盐城 | 黄南 | 神木 | 庆阳 | 钦州 | 白城 | 鄢陵 | 乌兰察布 | 宿州 | 安吉 | 抚顺 | 张北 | 柳州 | 邯郸 | 苍南 | 铜川 | 益阳 | 沛县 | 芜湖 | 锦州 | 晋中 | 天门 | 大庆 | 果洛 | 淮南 | 固原 | 定西 | 巢湖 | 湖南长沙 | 黔南 | 乐平 | 珠海 | 丹阳 | 永康 | 江门 | 绍兴 | 东营 | 长葛 | 和县 | 洛阳 | 湘潭 | 澄迈 | 河北石家庄 | 齐齐哈尔 | 河源 | 郴州 | 滨州 | 吴忠 | 海门 | 九江 | 咸阳 | 六盘水 | 兴安盟 | 临猗 | 广安 | 瓦房店 | 黑河 | 如东 | 日土 | 吕梁 | 垦利 | 泰安 | 晋城 | 博罗 | 南京 | 库尔勒 | 锡林郭勒 | 海安 | 长兴 | 永新 | 临夏 | 阿里 | 亳州 | 台湾台湾 | 枣庄 | 汉川 | 天门 | 珠海 | 六安 | 海南 | 安岳 | 株洲 | 商丘 | 德宏 | 和县 | 昌吉 | 邵阳 | 张家口 | 无锡 | 黔东南 | 台湾台湾 | 梧州 | 湖南长沙 | 衡水 | 中卫 | 宜都 | 佛山 | 阿拉善盟 | 任丘 | 神农架 | 钦州 | 丽江 | 宁夏银川 | 唐山 | 公主岭 | 烟台 | 吉林长春 | 溧阳 | 玉溪 | 吴忠 | 河源 | 南京 | 海安 | 白山 | 咸阳 | 丽水 | 垦利 | 图木舒克 | 石狮 | 溧阳 | 呼伦贝尔 | 慈溪 | 涿州 | 雅安 | 迪庆 | 天长 | 台北 | 惠州 | 运城 | 四平 | 海西 | 玉树 | 乐清 | 韶关 | 余姚 | 铁岭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