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p id="wxcq7"><acronym id="wxcq7"></acronym></rp><rp id="wxcq7"><acronym id="wxcq7"></acronym></rp>
      <li id="wxcq7"><acronym id="wxcq7"></acronym></li>
      <dd id="wxcq7"></dd>
    1. <dd id="wxcq7"></dd>
      <tbody id="wxcq7"></tbody>

    2. <tbody id="wxcq7"><noscript id="wxcq7"></noscript></tbody>

      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, 登录  注册    我要投稿   我要出书  
      用户
       找回密码
       立即注册

      北野武:在学生时代, 我觉得死是一件特别恐怖的事

      2018-2-22 10:20| 编辑: admin| 查看: 25518| 评论: 0

      北野武Takeshi Kitano,日本著名导演、演员。1947年出生于日本东京。26岁成为漫才演员,以其无厘头的辛辣和黑色幽默成为日本80年代喜剧热潮的灵魂人物。之后更涉足广播电视、电影和出版,佳作频出。主要电影作品包括《花火》《坏孩子的天空》《菊次郎的夏天》等。主要文字作品有《浅草小子》《毒舌北野武》《菊次郎与佐纪》等。音乐家坂本龙一曾说,“北野武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之一。他可以成为一个伟大的总统,只要我们的社会愿意接受?!苯沼尚滦浅霭嫔绯霭娴摹侗币拔涞男【乒荨肥潜币拔涞乃姹始?,小巷深处的小酒馆内,最好的“下酒菜”非毒舌北野武的奇谈妙论莫属!时而是令人捧腹不已的灵机妙谈,时而是令人瞠目结舌的率性直言,时而是令人抚掌长叹的严肃正论……稀世奇才北野武从生死、教育、人际关系、规矩、电影五个方面,揭开现代社会种种病灶,唤醒大众逆位思考。从书中选取的这一篇,正是北野武从初中时代开始的、对死的思考。

       

      有一段时间,我特别怕死,说什么也克服不了这种心态。

      从高中到大学的那段时间,我几乎每天都会思考“死”这个问题。那时的我,可说是活在对死亡的恐惧之中。

      细微的声响或什么东西的影子都会令我这个胆小鬼吓出一身冷汗,就像是深更半夜独自行走在墓地里。这次的咳嗽好像不太正常,身上的某个地方长出了一个小小的瘤,诸如此类的小事都会令我忐忑不安,担心起自己会不会是得了癌症。

      如果就这么一命呜呼了,那该如何是好?

      我每天都在思考着这样的问题。

      初中的时候,棒球队里有名队友被一辆土方车轧死了。对我来说,那是第一次在现实中接触到死亡。

      在我读大学的时候,京浜东北线发生了一场事故。事故造成了惨重的后果,伤亡人数接近一百五十人,在死亡的乘客中,有我认识的人。

      现实中的死亡,对我造成了超强的冲击。

      我这么说并不代表我认为死是一件伤心事。

      听到别人说谁谁谁死掉了的消息,我的心头只会浮现这样一种想法:“噢,那个家伙死掉啦?!辈还芩懒?,这个世界都不会发生任何改变。日子一天天地过,今天和昨天没多大区别,只是那个家伙昨天还在,今天就不在了。

      棒球队的那名队友也好,我认识的那名乘客也好,到昨天为止分明还是生龙活虎的两个人,可今天无论到哪里都找不到他们了。就像被黑板擦擦掉了,被擦得无影无踪了。仅此而已。

      我深切地体会到:死是多么扫兴的一件事。

      我明白过来,人死了只意味着不复存在。既没有什么天堂,也没有什么地狱。再就是,死人会非常简单地消失于活人的记忆中。

      话说回来,朋友死了,心里肯定会觉得悲伤。但是说到底,心头也只会浮起“哎,他死了啊”,这么单纯的一种想法。

      就算再悲伤再悲伤,就算一连三天夜夜流泪到天明,到了第四天泪水也会干掉的。不论你对逝去的故人有多怀念,活着的人都生活在一个与死者毫无关系的世界里。面对如此肃杀的现实,我感觉受到了很大的冲击。

      “哎,他死了啊?!本驼饷唇崾寺??

      所以,我特别怕死。但是,我要怎么做才能使自己免于一死呢?我还认识一个人,那天他本该在那辆发生事故的京浜东北线上的,但因什么事耽搁了没乘上,结果反倒捡了一条命。人的生死,谁也控制不了,只是命运的拨弄而已。正因为是命,所以没人知道自己哪天会死。这样的想法令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。

      要是我现在死了,肯定什么也不会留下。世人很快都会忘记,有个叫北野武的人曾活在这个世上,就像落在地上的一滴雨,会被随后一滴又一滴的雨轻而易举地抹去痕迹。

      不是害怕被别人遗忘,而是害怕因为自己的人生空空如也,所以就这么轻易地被别人遗忘了。这样就太可怜了。

      我还什么都没做呢。人生的乐趣,我还什么都没享受过呢。虽然我打过棒球,但那不等于我打进了甲子园呀。学习也谈不上很好,也不记得自己享受过什么奢侈的生活。既没有开着车子兜过风,更没有开车搭讪过什么女孩子。我不要就这么死了,什么都还没做就这么死了,我不甘心。

      在我身上从来没有出现过那种活得有滋有味的感觉。

      人死后会变成什么,有没有天堂和地狱,使我感到烦恼的并不是这一类哲学性的问题。我只是害怕,还没有体验到生的快乐,还没有留下任何能证明我没有白活的记忆,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踪影。

      虽然我说生的快乐,但那并非仅指快乐的记忆。哪怕是残酷的、痛苦的经历,只要它能让我品尝到活着的滋味,就算是一种快乐。

      因为有这种想法,所以当时的我憧憬着要做一名海洋研究员。

      那时正是雅克·库斯托名气响当当的年代。当时我羡慕的是海洋科学家这类人,因为他们能乘上像“深海6000号”那样的潜水艇,下潜到水压高达几百个大气压的黑暗海底,对海底火山和在深海里繁衍的细菌进行考察研究。我向往的是那种和现实利益没有半毛钱关系、纯粹为了学问不惜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的活法。因为我觉得如果能过这样的生活,我就能切实地体会到我真的在这个世界上活过。

      如此说来,当时我所害怕的,也许并不是死亡本身,而是无法按照自己的理想活着。我害怕的是那种既沉闷又无聊的生活。

      话虽这么说,但当时的我其实并没有想做什么事啦,想成为怎样的人啦,或者说想过怎样的生活啦这类具体的理想。不过,正因为我没有任何具体的理想,所以我反而更加恐惧了。难道我的一生要在连该做什么好都不知道的情况下随波逐流、浑浑噩噩地度过吗?

      但是,人生充满了讽刺。

      为了克服对死的恐惧,我选择了一条相当于自杀的道路。

      此前,我已经谈过许多关于我母亲的事。尽管我无法用片言只语来概括,但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一个非常勤劳的女人,而且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现实主义者。艺术啦,哲学啦,文学啦,她完全不认可这类东西的价值。对她来说,爱好这类玩意儿就是在浪费人生。

      现在回过头去想想,她这种看法其实也是一种人生智慧,甚至是一种可称之为哲学的思想。但是,因为我自懂事起就一直生活在这个家里,所以我无论如何都无法客观地将母亲的这种看法视作是一种思想。

      我父亲属于典型的下町区里的手工匠。父亲去世的时候,我已经入了说漫才这一行,所以说我们在一起生活的时间也不算短了。不过,我从小到大和父亲之间有过什么真正的交流吗?我一次都想不起来。我只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,父亲曾带我去江之岛看过大海,但那也是绝无仅有的一次。

      父亲是个粉刷匠,每天都在施工现场、小酒馆和家之间做三点一线的往返运动,就像敲图章一般千篇一律。他平时是个胆小如鼠之辈,可每天晚上醉醺醺地回到家后,都会对老妈挥拳头。他每天都认认真真地干活,但我想他挣的那点钱基本上都被他贡献给了酒馆。

      因为老爸是这副德行,所以我家的生活全以老妈为中心。日常的吃用开销啦,孩子的升学问题啦,不管什么问题都是老妈说了算。她白天在建筑工地打临工,晚上还在家里接点零碎活,每天都要做到深夜。在那样的年代里,在如此艰苦的生活中,她愣是把三个儿子送入了大学,一个女儿送入了高中。这么说吧,她就是美轮明宏的《打夯工之歌》的现实版。

      老妈为我设计了一条出路:读完理科大学,然后去家大型企业就职。她觉得我不可能有别的出路。而且,老妈的决定在我家里是没有商量余地的。因此,在我考取了明治大学理工学部的时候,脑子里尽想着我就这么太太平平地念完大学,然后去做个循规蹈矩的工薪族。

      也就是说,当时的我是被老妈的各种想法所左右的。

      尽管如此,我却像一只生下来就待在笼子里的小鸟,从来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自由,更不会想到自己的人生受到了母亲的束缚。对母亲来说,应该也从来不会去往这方面想。我这样做都是为儿子好,她肯定是这么认为的。

      再者说,母亲是怎样含辛茹苦地把我抚养大,让我上了大学,我是再清楚不过了。我也知道,我哥为我牺牲了自己的学业。所以说,除了母亲的决定外还有别的选择,连我自己都不会这么去想。

      不过,我现在觉得,当时自己之所以那么怕死,也许归根结底就是因为这个。

      因为我被束手束脚地五花大绑着,因为我对自己的人生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,所以我体会不到活着的感觉。

      而我自己的大脑运作方式,也是相当理科型的。

      我到现在还觉得做数学题是一件很开心的事,每当听到别人说起欧拉定理、非欧几里得几何学什么的,我的心里都会涌起一股莫名的骚动。如果我做了数学家,我的人生又会是怎样的呢?我常?;岵挥勺灾鞯刈稣庋陌兹彰?。

      干起了以前做梦都没想到过的电影导演这一行后,我有时也会瞎琢磨:那也是因为我是一个典型的理科男啊。在写电影台词的时候,我发觉自己就像是在无意识地做因式分解题。

      如此说来,我学理科是完全对路的。

      只不过,对于大学毕业后登上固定轨道驶向未来这一点,我感觉不到有什么魅力。

      我读大四是在1970年。从1960年到1970年,正是大学里的学生运动搞得如火如荼的时期,运动的起因是安保问题。当时,各所大学都遭到了封锁,授课基本处于停顿状态。只要你交毕业论文,学校就会给你发一张毕业证书,当时是这样的一个时代。

      而日本社会呢,当时正处于经济飞速发展期,音乐、戏剧之类的文化演出开始大量涌现。于是乎,我基本上不去学校,取而代之的是整天流连在新宿一带的爵士乐茶室里。

      说到在爵士乐茶室里聊的那些话题,当时最时髦的是存在主义、萨特和波伏娃,另外还有科林·威尔逊,在当时也有很高的人气。我记得当时我的书包里也有一本书,是《次郎物语》,但我没好意思拿出来。

      对于一个理工学部机械系的大学生而言,存在主义什么的简直就是天方夜谭,但这反而激起了我的向往。再说了,最关键的是,谈谈文学和哲学,聊聊学生运动,可以搭讪到大把的女孩子。要说我能够顺顺利利聊下来的话题,那无非是本田汽车的引擎如何如何之类,而这样的话题女生是一点不感兴趣的。说出来很可怜的,我对自己的未来缺乏信心,可能也有这方面的原因。

      另外,成为大学生后,我对这个社会的构造有了一些朦朦胧胧的认识,也明白了接下来如果想事业有成的话,就该想法进入官僚阶层,还明白了如果就职于制造业,那今后的收入就堪忧了。

      要跻身官僚阶层,就必须通过高级国家公务员考试。如果自己大学毕业后,在某家企业里做个工程师什么的,那顶多也就混到个二把手的位置。这样的未来有多大前途呢?我意识到了现实的残酷。

      当时,还有不少人气剧团(如“状况剧场”“天井栈敷”之类)里的演员也会经常光顾爵士乐茶室。这帮家伙都是热情洋溢之人,几杯老酒下肚后会为了不同的戏剧观争得面红耳赤,有时甚至还上演全武行。

      在文化人的世界里,干活从来都不是为了维持生计,但他们居然还会上演这么轰轰烈烈、你死我活的戏码,这对我来说实在算是新鲜事。

      当时的我只知道下町区的生活,只见过与战后的价值观保持一致的、为了谋生而玩命工作的成年人,看到这样的场面后,就感觉自己进入了高一个档次的世界。那是因为,这个世界有一种令我目眩的文化气息。母亲在战后对我长期灌输的价值观是:理工科大学毕业后,到大企业去就职,这是一条人生的成功之路。但当我在爵士乐茶室里闲荡时,每每会觉得这样的想法实在太老土、太落伍了。

      这么说听上去很潇洒,但充其量不过是经常去茶室晃晃,去做一些不那么光明正大的临工,去搓搓麻将赌赌钱,用赌来的钱去买醉,就这么点破事而已。

      所以我觉得,生活在那个时代里的人,总是低着头走路的。

      总是低着头,总是贪生怕死。

      对文学、戏剧什么的,我充满了向往。但是,我不觉得自己能够胜任这种行业。那我到底应该做什么呢?我会不会这辈子都找不到答案,就这么翘辫子了呢?当时我脑子里尽是这样的想法。

      那天,我像平时一样朝着歌舞伎町的爵士乐茶室走去,脑子里还在想着……

      现在的新宿ALTA,以前是一家叫作“二幸”的食品店,有点像现在的大型超市的前身。我从新宿站的东出口出来,穿过“二幸”前面的人行横道,当时我走路的样子肯定也和平时一样:弓着背、低着头,往前走。

      只不过,那天我脑子里的思路和平时方向不同。

      突然之间,我有了一个荒唐透顶的想法:“对呀,我应该退学?!?/p>

      我记不清自己的这种想法是打哪儿来的。就像万里无云的天空里突然划过一道闪电,这个想法就这么突然间闪现在了我的脑海里。当时我的感觉就像是,站在高楼上准备跳下去自杀。

      我的思绪仿佛晃晃悠悠地飘到了天上,就像被毒蛇凝视着的一只青蛙,我陶醉在“自杀”这种甜美的想法里。

      我很清楚,母亲为了能让我上大学付出了多少心血。我也清楚,都已经念到了大四,如果这时再提出退学,会给母亲造成多大的打击。

      这样做,就意味着抛弃了把我抚养成人的母亲。对母亲来说,哪怕是突然听到我猝死的消息,估计也不会比这个更惊讶了吧。对我自己来说也差不多,如果我不是在心里打定主意自己已经是个死人,这样的话我是绝说不出口的。所以说,我这里说的自杀不是什么文字游戏,对我而言,它就等同于真正的自杀。虽然等同于自杀,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,这是唯一明确的答案。

      就这样,我下定决心要退学。

      那时候,我一边走在横道线上,一边抬头望着新宿的天空,湛蓝的天空一片晴朗,就像我以前从没见过、今后再无缘见到的那样。我感觉眼前的景物全都清澈澄明,就像一阵劲风吹散了此前一直盘旋在我头顶上的那团乌云。

      至少在那一刻,我对死的恐惧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
      听说在狼或狐狸之类的动物世界里,母亲一旦完成育儿,就会把自己的孩子赶出巢穴,而且那架势简直就像在和想要侵入地盘的敌人交战一般。在这之前,母亲会精心地照料孩子,就像孩子的生命比自己的更宝贵??墒窃谀且豢?,母亲甚至会撕咬自己的孩子。

      我不知道母狼或母狐狸这么做是否是出于对孩子的爱。如果从人类感情的角度来考虑,那就是为了让孩子能够独立地走上社会,就狠下心来这么做。但真相也许没那么复杂,也许只是母狼或母狐狸在某个阶段打开了身体里的某个本能开关,然后在脑子里自动生成了将自己的孩子视作敌人的程序。

      如果理查德·道金斯的“所有生物都是基因的交通工具”说的没错,那么与其依赖于母爱这种不确定的感情,还不如建立一套本能的机制,这样反倒能够确保育儿的成功。因为用这种方法,遗传基因的存活概率会大许多。不过,对于狼崽子或小狐狸来说,不管真相是哪一种,其差别都不大。因为不管哪一种,其结果都是到昨天为止还在这个?;姆淖匀唤缋锉;に堑哪盖?,今天却成了最凶狠的敌人向它们扑来。它们的心里,一定会感到一种被全世界拒之门外的惊恐。然后,它们会明白一个道理:要活下去只有靠自己。

      遗憾的是,在人类的育儿过程中,这样的程序已经退化掉了。即便如此,古人还是有行冠礼的仪式的,虽说现在也有取代它的成人礼,但谁都知道它没有任何用场。

      回头说我自己吧,我觉得,要不是在那个阶段对死亡那么恐惧,我是不会做出那种决定的。那样的话,也许我这辈子都飞不出我的鸟笼,这辈子都行走在母亲为我铺设好的轨道上。我觉得,青春期的孩子所感受到的死亡恐惧,也许就是他独立成人的本能开关。至少,我的情况正是这样。

      从根本上说,如果我就这样走在母亲为我设计好的人生道路上,其结果也不一定就是不幸呀。只不过,这样的话这世上就会少了一个叫作北野武的艺人,只有这一点是明确无误的。不过,这是题外话了。

      <rp id="wxcq7"><acronym id="wxcq7"></acronym></rp><rp id="wxcq7"><acronym id="wxcq7"></acronym></rp>
        <li id="wxcq7"><acronym id="wxcq7"></acronym></li>
        <dd id="wxcq7"></dd>
      1. <dd id="wxcq7"></dd>
        <tbody id="wxcq7"></tbody>

      2. <tbody id="wxcq7"><noscript id="wxcq7"></noscript></tbody>

        一分快三一分快三网址 鄢陵 | 鸡西 | 如皋 | 榆林 | 东营 | 包头 | 厦门 | 焦作 | 海西 | 河源 | 驻马店 | 周口 | 深圳 | 青州 | 抚州 | 慈溪 | 伊犁 | 咸阳 | 陇南 | 淮安 | 阜新 | 池州 | 新余 | 台中 | 南充 | 信阳 | 昌吉 | 秦皇岛 | 天水 | 无锡 | 文昌 | 慈溪 | 灌云 | 四平 | 东阳 | 阿勒泰 | 丽江 | 公主岭 | 邳州 | 桂林 | 库尔勒 | 丽江 | 滁州 | 忻州 | 醴陵 | 宁波 | 六安 | 乌海 | 惠州 | 桓台 | 兴化 | 枣庄 | 眉山 | 芜湖 | 江门 | 福建福州 | 河源 | 海拉尔 | 自贡 | 通辽 | 佛山 | 东营 | 大庆 | 佛山 | 东阳 | 抚顺 | 黄石 | 苍南 | 广饶 | 淮安 | 东台 | 包头 | 燕郊 | 新乡 | 琼中 | 乌兰察布 | 商洛 | 潍坊 | 攀枝花 | 五指山 | 清远 | 常德 | 阜阳 | 宝应县 | 兴化 | 昌都 | 双鸭山 | 唐山 | 苍南 | 五指山 | 日喀则 | 商洛 | 长治 | 昌都 | 新余 | 苍南 | 单县 | 诸城 | 辽宁沈阳 | 嘉兴 | 滁州 | 武安 | 楚雄 | 绵阳 | 临沂 | 河北石家庄 | 南京 | 邢台 | 六安 | 乐平 | 阿里 | 温岭 | 万宁 | 绵阳 | 海西 | 大理 | 汉中 | 五家渠 | 燕郊 | 七台河 | 苍南 | 陇南 | 桐城 | 邯郸 | 公主岭 | 攀枝花 | 垦利 | 济南 | 台州 | 景德镇 | 辽源 | 湛江 | 延边 | 赤峰 | 姜堰 | 荆州 | 常州 | 桐乡 | 五指山 | 安徽合肥 | 大理 | 建湖 | 馆陶 | 阿坝 | 台中 | 黔南 | 大连 | 泰州 | 黔东南 | 邹平 | 桂林 | 汕尾 | 诸城 | 洛阳 | 洛阳 | 黔南 | 宁波 | 舟山 | 齐齐哈尔 | 白银 | 晋中 | 改则 | 大理 | 金昌 | 汕尾 | 湖州 | 营口 | 乐山 | 嘉峪关 | 阿坝 | 清远 | 曲靖 | 兴安盟 | 高雄 | 常德 | 莱州 | 玉溪 | 正定 | 九江 | 百色 | 大理 | 朔州 | 宜春 | 那曲 | 邢台 | 汉中 | 五家渠 | 晋江 | 长垣 | 阳江 | 桐乡 | 黑河 | 阿克苏 | 德清 | 襄阳 | 清远 | 云南昆明 | 黔南 | 长兴 | 牡丹江 | 青海西宁 | 温岭 | 嘉兴 | 本溪 | 安吉 | 廊坊 | 江西南昌 | 承德 | 威海 | 招远 | 库尔勒 | 济南 | 铁岭 | 金华 | 金华 | 邹城 | 贵港 | 铁岭 | 咸阳 | 汕头 | 邹城 | 定州 | 五指山 | 安徽合肥 | 防城港 | 广元 | 怀化 | 果洛 | 河源 | 云南昆明 | 凉山 | 固原 | 保定 | 三明 | 绍兴 | 白沙 | 澄迈 | 鄂州 | 兴化 | 钦州 | 桐城 | 武安 | 崇左 | 陕西西安 | 延边 | 平顶山 | 五家渠 | 衡阳 | 庆阳 | 台湾台湾 | 济南 | 巴中 | 铜仁 | 淮南 | 泸州 | 阿里 | 佛山 | 库尔勒 | 大庆 | 吐鲁番 | 绵阳 | 瑞安 | 绥化 | 东莞 | 济宁 | 莒县 | 黄山 | 云浮 | 屯昌 | 揭阳 | 珠海 | 盘锦 | 鹤岗 | 济南 | 承德 | 阳泉 | 东台 | 丹东 | 阿里 | 博尔塔拉 | 通化 | 宁波 | 汉中 | 沛县 | 百色 | 金坛 | 濮阳 | 大丰 | 昆山 | 保定 | 吴忠 | 焦作 | 潍坊 | 承德 | 阿拉尔 | 定西 | 龙岩 | 海安 | 蓬莱 | 公主岭 | 忻州 | 本溪 | 琼中 | 海拉尔 | 郴州 | 呼伦贝尔 | 克孜勒苏 | 昌吉 | 安庆 | 汕尾 | 长兴 | 攀枝花 | 株洲 | 呼伦贝尔 | 景德镇 | 陵水 | 滨州 | 青海西宁 | 承德 | 甘肃兰州 | 玉林 | 梧州 | 信阳 | 温岭 | 襄阳 | 四川成都 | 晋城 | 汉川 | 温州 | 五家渠 | 灌南 | 甘孜 | 乐山 | 克拉玛依 | 山南 | 赣州 | 长垣 | 改则 | 昌吉 | 信阳 | 姜堰 | 漳州 | 玉林 | 灵宝 | 鹤岗 | 五家渠 | 徐州 | 垦利 | 宜昌 | 朔州 | 伊犁 | 贵州贵阳 | 茂名 | 蚌埠 | 包头 | 锦州 | 安阳 | 迁安市 | 海东 | 阳春 | 百色 | 安康 | 山西太原 | 金坛 | 朝阳 | 上饶 | 绵阳 | 临沧 | 铜川 | 单县 | 启东 | 德阳 | 石嘴山 | 绵阳 | 灌南 | 岳阳 | 新泰 | 香港香港 | 中山 | 台中 | 新泰 | 昌都 | 莆田 | 武安 | 焦作 | 大丰 | 枣阳 | 海宁 | 庆阳 | 乐山 | 香港香港 | 海门 | 博罗 | 五指山 | 邢台 | 黔南 | 日照 | 延安 | 怀化 | 东方 | 德宏 | 宁国 | 兴安盟 | 安庆 | 泰安 | 兴化 | 宣城 | 吉林长春 | 济源 | 陵水 | 海东 | 三亚 | 中卫 | 海丰 | 嘉峪关 | 曲靖 | 库尔勒 | 阿克苏 | 龙口 | 大连 | 鹤岗 | 台山 | 黄南 | 海南海口 | 霍邱 | 日照 | 荆门 | 慈溪 | 邢台 | 徐州 | 保定 | 江西南昌 | 启东 | 佛山 | 临沂 | 泸州 | 衡水 | 天水 | 武安 | 迪庆 | 广汉 | 咸宁 | 咸阳 | 吐鲁番 | 驻马店 | 湖州 | 克孜勒苏 | 偃师 | 阿拉善盟 | 七台河 | 五指山 | 陕西西安 | 承德 | 三亚 | 东莞 | 梅州 | 招远 | 庆阳 | 攀枝花 | 佛山 | 荣成 | 吕梁 | 天门 | 吴忠 | 乐山 | 镇江 | 泉州 | 济宁 | 大庆 | 淮南 | 茂名 | 肥城 | 济宁 | 凉山 | 池州 | 湘潭 | 昭通 | 泰安 | 肇庆 | 黔南 | 桓台 | 姜堰 | 泉州 | 泸州 | 曲靖 | 曲靖 | 泉州 | 济南 | 柳州 | 阿拉善盟 | 西藏拉萨 | 大庆 | 黔南 | 珠海 | 普洱 | 锡林郭勒 | 百色 | 龙岩 | 乌海 | 晋江 | 荆州 | 涿州 | 南阳 | 泰兴 | 大丰 | 伊犁 | 汉川 | 新余 | 黄南 | 永州 | 青州 | 亳州 | 恩施 | 昌吉 | 白城 | 江苏苏州 | 塔城 | 巴彦淖尔市 | 淮安 | 宿迁 | 潜江 | 塔城 | 简阳 | 海西 | 防城港 | 十堰 | 黔南 | 甘肃兰州 | 鹤岗 | 和田 | 鸡西 | 高密 | 荣成 | 克孜勒苏 | 楚雄 | 南京 | 安岳 | 灌南 | 安庆 | 天水 | 任丘 | 湘西 | 湖南长沙 | 蓬莱 | 贺州 | 海拉尔 | 蓬莱 | 眉山 | 神木 | 济宁 | 万宁 | 南平 | 琼海 | 鸡西 | 儋州 | 简阳 | 台中 | 锡林郭勒 | 永康 | 泰州 | 桐乡 | 汕尾 | 迁安市 | 惠州 | 鹤岗 | 永康 | 文昌 | 衡水 | 黄山 | 浙江杭州 | 温岭 | 唐山 | 揭阳 | 吐鲁番 | 霍邱 | 榆林 | 邯郸 | 桂林 | 阿拉尔 | 无锡 | 营口 | 邯郸 | 赤峰 | 昌都 | 百色 | 黄石 | 琼海 | 丽江 | 如皋 | 莒县 | 眉山 | 海宁 | 百色 | 衢州 | 株洲 | 聊城 | 嘉兴 | 泸州 | 天水 | 邹城 | 涿州 | 济宁 | 焦作 | 朝阳 | 咸宁 | 张北 | 阿里 | 张家口 | 甘南 | 浙江杭州 | 益阳 | 阿拉尔 | 柳州 | 南安 | 公主岭 | 包头 | 益阳 | 驻马店 | 济源 | 通辽 | 杞县 | 东台 | 邵阳 | 广汉 | 新沂 | 洛阳 | 晋中 | 克孜勒苏 | 潜江 | 武安 | 通辽 | 保亭 | 黑龙江哈尔滨 | 铜陵 | 遂宁 | 白沙 | 克孜勒苏 | 聊城 | 铁岭 | 克孜勒苏 | 庆阳 | 东台 | 温州 | 石狮 | 台南 | 许昌 | 济源 | 雅安 | 临猗 | 晋中 | 阿勒泰 | 临夏 | 岳阳 | 德州 | 琼中 | 库尔勒 | 姜堰 | 淮北 | 黄冈 | 嘉兴 | 邹城 | 宜昌 | 鄂州 | 垦利 | 宁德 | 三门峡 | 桂林 | 平潭 | 嘉兴 | 泰州 | 牡丹江 | 邹城 | 泰安 | 甘南 | 济南 | 黄山 | 双鸭山 | 东营 | 攀枝花 | 泰州 | 定西 | 通辽 | 遵义 | 兴安盟 | 包头 | 丹阳 | 威海 | 昭通 | 曲靖 | 长治 | 吉林 | 枣庄 | 抚州 | 辽宁沈阳 | 延安 | 神木 | 宝鸡 | 揭阳 | 乳山 | 衡阳 | 吉林长春 | 海宁 | 博罗 | 德阳 | 抚州 | 遵义 | 宿州 | 菏泽 | 铜川 | 嘉善 | 湖州 | 长兴 | 丹阳 | 桐城 | 东营 | 眉山 | 吕梁 | 荣成 | 海北 | 安吉 | 毕节 | 四川成都 | 天水 | 随州 | 固原 | 吉林长春 | 安岳 | 资阳 | 扬州 | 宁波 | 宁夏银川 | 甘肃兰州 | 琼海 | 毕节 | 屯昌 | 大丰 | 临沂 | 株洲 | 丹东 | 通辽 | 长垣 | 巢湖 | 汕头 | 梅州 | 海安 | 寿光 | 遵义 | 固原 | 淮安 | 青州 | 东台 | 泉州 | 平潭 | 莒县 | 永州 | 海门 | 泸州 | 北海 | 枣阳 | 开封 | 陕西西安 | 屯昌 | 福建福州 | 中山 | 深圳 | 莒县 | 宝鸡 | 宣城 | 铁岭 | 如东 | 安庆 | 广州 | 黄山 | 铁岭 | 张北 | 张家界 | 江门 | 宁德 | 黔南 | 柳州 | 吉林长春 | 临夏 | 萍乡 | 简阳 | 阜新 | 神农架 | 乌兰察布 | 乌海 | 绥化 | 宁夏银川 | 荆门 | 绵阳 | 宿迁 | 泉州 | 那曲 | 宁波 | 霍邱 | 百色 | 温州 | 乳山 | 云南昆明 | 张家口 | 台北 | 肇庆 | 运城 | 嘉峪关 | 株洲 | 汉川 | 平潭 | 鹰潭 | 柳州 | 惠东 | 玉环 | 梧州 | 深圳 | 临沧 | 忻州 | 日土 | 长治 | 乐平 | 台中 | 阿里 | 营口 | 自贡 | 昭通 | 四川成都 | 湖南长沙 | 东阳 | 阳泉 | 甘肃兰州 | 贺州 | 安康 | 贺州 | 白沙 | 上饶 | 单县 | 禹州 | 宜都 | 广饶 | 周口 | 如东 | 保定 | 抚顺 | 天水 | 禹州 | 阿勒泰 | 自贡 | 单县 | 醴陵 | 海拉尔 | 许昌 | 陕西西安 | 文山 | 定西 | 许昌 | 三门峡 | 禹州 | 雅安 | 海北 | 黄南 | 安庆 | 醴陵 | 乐平 | 丹阳 | 包头 | 临汾 | 琼海 | 资阳 | 镇江 | 岳阳 | 燕郊 | 黄石 | 鹰潭 | 黄南 | 安阳 | 吉林 | 阳江 | 黄山 | 鄂州 | 台北 | 贵州贵阳 | 洛阳 | 浙江杭州 | 改则 | 潍坊 | 丽水 | 西藏拉萨 | 靖江 | 达州 | 南充 | 鸡西 | 眉山 | 枣阳 | 邢台 | 如东 | 文昌 | 漳州 | 平潭 | 滨州 | 诸暨 | 雄安新区 | 张掖 | 吐鲁番 | 晋江 | 梧州 | 阳江 | 瓦房店 | 攀枝花 | 定安 | 恩施 | 汕尾 | 阿拉尔 | 怒江 | 德宏 | 章丘 | 无锡 | 运城 | 烟台 | 鹤壁 | 霍邱 | 承德 | 衡阳 | 惠东 | 酒泉 | 保定 | 安康 | 乐平 | 双鸭山 | 清远 | 武安 | 济源 | 乌兰察布 | 安岳 | 宿州 | 石河子 | 汕头 | 西藏拉萨 | 涿州 | 海北 | 石河子 | 河北石家庄 | 邵阳 | 兴安盟 | 琼海 | 北海 | 日喀则 | 晋江 | 朔州 | 保定 | 三亚 | 章丘 | 汕头 | 陇南 | 平凉 | 沭阳 | 清徐 | 陇南 | 沛县 | 吉林长春 | 仙桃 | 临夏 | 常州 | 阳泉 | 安岳 | 柳州 | 伊犁 | 潮州 | 项城 | 安徽合肥 | 儋州 | 沛县 | 三亚 | 济源 | 三门峡 | 通辽 | 宣城 | 兴安盟 | 赣州 | 双鸭山 | 廊坊 | 随州 | 锦州 | 邹城 | 临猗 | 邹城 | 白山 | 基隆 | 东营 | 神木 | 赵县 | 伊犁 | 黔东南 | 儋州 | 南平 | 鄂州 | 辽阳 | 桐乡 | 神木 | 乐山 | 新疆乌鲁木齐 | 益阳 | 广安 | 海北 | 咸阳 | 六安 | 嘉兴 | 台州 | 达州 | 潜江 | 凉山 | 诸暨 | 株洲 | 赤峰 | 盘锦 | 乌兰察布 | 大庆 | 垦利 | 丽江 | 南京 | 海安 | 汕尾 | 聊城 | 石狮 | 临沂 | 嘉峪关 | 锦州 | 黄冈 | 乌兰察布 | 南阳 | 邯郸 | 任丘 | 招远 | 阿里 | 百色 | 琼海 | 单县 | 衢州 | 广西南宁 | 佳木斯 | 昆山 | 牡丹江 | 湘西 | 甘孜 | 巴音郭楞 | 东海 | 明港 | 日喀则 | 西双版纳 | 大丰 | 开封 | 库尔勒 | 惠州 | 安顺 | 苍南 | 岳阳 | 哈密 | 大理 | 桐城 | 邵阳 | 咸阳 | 大丰 | 溧阳 | 洛阳 | 甘南 | 呼伦贝尔 | 惠州 | 东阳 | 诸城 | 攀枝花 | 乐清 | 神农架 | 来宾 | 中卫 | 诸暨 | 河池 | 昌吉 | 株洲 | 锦州 | 桂林 | 丹东 |